黄行福:近40年来语文教育核心观念的演进(二)

 二   八、九十年代:效率至上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百废待兴,被“文革”所耽误了的各项事业,还刚刚起步。全国各地,一派增增日上,朝气蓬勃的景象。“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就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1984年,邓小平视察深圳,深圳人提出这个口号,得到了邓小平同志的肯定。一时间,这句口号就传遍了全国。人们都希望把已经耽误了的时间夺回来,创造新的奇迹。效率,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强音。

在语文教育界,197911月至12月,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编辑室派出调查组,对全国中学生的语文能力进行了大规模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中学生语文水平低下,突出的表现是语文基本功太差。”主要表现在:书写混乱、错别字惊人、不会用标点、不会记笔记、不懂行款格式、不会拼音查字典、不会朗读、不会说普通话。(《中学语文教学》198012期)结果的公布,让很多关心语文教育的人士非常着急,他们巴不得立即就让学生的语文水平有大的提高。当然,效率的问题就隐含其中。

张志公、田小林、黄成稳《语文教学需要大大提高效率》一问中提出:“多年来,语文教学的效率是不能令人满意的。从小学到中学十二年或十年间,语文课所用的教学时间占全部的三分之一左右,居各门课程之首。然而,相当大一部分学生毕业后,语文没有学通。”“试向语文教学工作者体格问题;“什么是提高语文能力最有效的方法?”“要提高效率,就得研究一下,以往为什么不高,症结在哪里。”(《中国语文》,1978年第一期。转引自《语文教学问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3月版)

早在1978年,叶圣陶《大力研究语文教学
尽快改进语文教学》一文中指出:“要做到个个学生善于使用这个工具(说多数学生善于使用这个工具还不够),语文教学才算对极大地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尽了分内的责任,才算对实现四个现代化尽了分内的责任。以往少慢差费的办法不能不放弃,怎么样转变到多快好省必须赶紧研究,总要在不太长的时期内得到切实有效的改进。”“我在这里恳切地呼吁,愿语文教师和语言学科的工作者通力协作研究语文教学,做到尽快地改进语文教学! (《中国语文》19782期)

 同样,吕叔湘也在《当前语文教学中两个迫切问题》一文中更提出:“中小学语文教学效果很差,中学毕业生语文水平低,大家都知道,但是对于少、慢、差、费的严重程度,恐怕还认识不足。中小学语文课所用教学时间在各门课程中历来居首位。新近公布的《全日制十年制中小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规定,十年上课总时数是9160课时,语文是2749课时,恰好是30%。十年的时间,2700多课时,用来学本国语文,却是大多数不过关,岂非咄咄怪事!语文是工具,语文水平低,影响别的学科的学习。”“ 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引起大家的重视?是不是应该研究研究如何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率,用较少的时间取得较好的成绩?”(《人民日报》197836

三位前辈,作为当时语文教育界的领军人物,他们的言论,一言九鼎,对整个八九十年代的语文教育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几篇文章发表后,在全国产生了巨大的反响。立即,在于语文教育界迅速掀起了语文教学改革的热潮。人们纷纷发表文章,发表自己对语文教育的看法。

效率,指的是单位时间内完成的工作量,是投入与产出之比。这本来是经济领域的概念。语文教学中,借用来指语文教学要在一定时间内取得人们所期望的效果。这里所谓的一定时间,也不是确指,因各人理解不同,各人的主观愿望不同,指的是当时人们心目中所特指的时间内。可以指一个特定时间(如1980年)的未来不长的时间内。对学生而言,指的就是他们受教育的时段。对整个国家而言,指的就是当时国家建设需要人才的时候。

实际上,向语文教学要效率,当时,人们主要是在两个层面上来理解。一是从人才的迅速成长的层面,认为国家要迅速发展,需要大批的建设人才,而人才的培养,主要靠教育。即快出人才,多出人才,出好人才。因此,需要加快人才培养的速度,以期取得人们所期望的效率。二是功利的层面,希望学生在中考、高考中取得好成绩。当然,这是90年代后应试教育愈演愈烈时的意义。在80年代初,人们主要是从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和人才成长的层面来理解的。后来,伴随着考试竞争的越来越激烈,对语文教学中效率的理解就越来越带上了功利的目的。一些人直接把语文教学的目标定位在中考、高考的学生成绩上。而且,越到后来,特别是到了90年代末,考试竞争越来越激烈,语文教学的效率,竟然直接演变成了考试的分数。

工具观——语文即工具。为了取得语文教学的高效率,语文教育界人士进行了一系列的新的探索。当然,这些探索都是在某种观念的引领下进行的。认识语文教学自身就是其一。语文教学的工具观就这样诞生了或者被强调了,即语文教学被当做工具来看待。

198010月,《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把对语文教育自身的认识,推到了一个高潮。语文工具论这一观念也进一步深入人心。吕叔湘先生在该书的序言中指出:“通观圣陶先生的语文教育思想,最重要的有两点。其一是关于语文学科的性质:语文是工具,是人生日用不可缺少的工具。其二是关于语文教学的任务:教语文是帮助学生养成使用语文的良好习惯。”这是对叶圣陶先生语文教育思想的高度概括。也是对叶圣陶先生对语文教育贡献的高度评价。由于叶圣陶和吕叔湘先生的特殊地位,语文教学的工具论,开始在语文教师中被接受。再加上张志公《说工具》一文的发表,工具论观念就更加深入人心,成为一线教师语文教学的指导思想。 张志公先生在文中指出:“语文是个工具,进行思维和交流思想的工具,因而是学习文化知识和科学技术的工具,是进行各项工作的工具。”围绕着如何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率,人们终于从工具论这一语文教育性质观念上找到了根据。从此,“语文教育是工具”这一观念,指引了中国语文教育几十年的实践。当时的人们,围绕着效率这一核心观念,以为从语文教育的自身特点上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1986年,语文工具性写进了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语文是从事学习和工作的基础工具。 是学习各门学科必须掌握的基础工具。这个纲领性文件的发布,更成为的那个时代语文教学的指针。

科学观——语文课程要有序列化的知识系统语文教育怎样才能更快更好的提高效率?语文教育的科学化,就成为当时语文教育界人士所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当时,在语文教学中,科学化的基本内涵就是,语文教学要像其它学科一样,有一个基本的知识序列。先教什么,后教什么,要构建一个具有内在逻辑性的内容系列。每个知识点之间,要有内在逻辑关系,使学生按照这样的循序进行学习。比较早提出这一问题的,还是叶圣陶先生:

“中学的语文教育课必须教会学生哪些本领:这些本领包括多少项目,把它们排个次序,哪个该在前,哪个该在后,哪些应该反复而逐步加深,哪些应该互相交叉或者互相渗透。依据这样的次序编出来的课本就踏实得多,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东拼西凑,像不很高明的杂志似的。(《在中学语文教材改革第二次座谈会上叶圣陶、王力、周有光、苏灵扬同志的发言》(摘要))》载《中学语文教学》198012期)

苏灵扬也同时呼唤语文教材的系统性和科学性。(同上)

1985年,人民教育出版社重版了由夏丏尊和叶圣陶先生主编的上世纪30年代编写和出版的语文教材《国文百八课》,被人们作为新时期语文教育科学化、序列化的典范。这套课本的编辑大意里说每课为一单元,有一定的目标,内含文话、文选、文法或修辞、习问四项,各项打成一片。使整套教材形成了一个科学的序列。

为了提高教学的效率,许多一线教师在自己的实践中,勇于探索,也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上海陆继椿老师开展“分类集中分阶段进行语言训练”教学实验。该实验的的特点是重训练,一课有一得,得得相联系。老师建立了初中语文教学一百零八个训练点,实行了分类集中、分阶段进行语言训练。每个单元完成一个训练点的教学,每个训练点选二、三篇文章作课文,从中取例指导学生训练。一得是指教学的共同要求而言,至于学生自己领会所得,越多越好。

黑龙江牡丹江农垦师范中文教师常青,80年代创立了写作基本训练分格教学法。他把作文基本训练的内容划分为四大块:观察能力训练、想象能力训练、语言运用能力训练和主要问题基本能力训练。这四大块内容又分解出265“。为了进行分格训练,他还编写了分格训练教材。

这一时期,寻找语文教学之序的探索者,还有魏书生,他的语文知识树,非常具有代表性。1979年开始,魏书生老师开始引导学生画语文知识结构图。经过讨论,他们选择了树式结构,并通读了初中的六册语文教材,画出了语文知识树。知识树从大的方面基本确定为4部分22131个知识点:4部分依次为文言文知识基础知识阅读与写作文学常识文言文知识具体包括实词虚词句式“4项;基础知识包括文字句子修辞标点语音词汇语法逻辑“8项;阅读与写作包括中心结构语言材料表达体裁“6项;文学常识包括古代现代当代外国“4项。每一项下面又包括众多知识点共131个。
  魏书生老师把语文知识树比作地图,有了地图就能明确目标,选择最佳路线,可以少走弯路,而且在教学中运用也有较大的可行性。在教学中,师生可以按知识树的体系去安排进度。每讲一点知识,让学生明白每次学到的知识处于整体的什么位置,与邻近的知识点有何区别和联系。

这些寻序的探索者,他们以自己的实践,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为语文教育的发展,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整个八九十年代,语文教学界,很多一线教师都在进行着有关语文教学内容序列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把当时的语文教学,确实是推进了一大步。而实际上,围绕着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率,这样的探索即使在今天,又何尝不能引起人们的关注?

能力观——语文教学就是训练学生的能力提高语文能力,也是那个时代一个响亮的口号。在很多人的眼里,语文教学效率的高低,最为重要的标志就是学生的语文能力或者说语文技能的状况如何。而学生语文能力不高的说法,自从上个世纪30年代开始,就已经成为人们对语文教学关注的焦点之一。叶圣陶的系列文论中,就多次提到这个问题。限于篇幅,不再引用。很自然,几次大型的学生语文能力的调查(1980年和1987年)结果,都让人们热切关注学生的语文能力问题。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直持续到90年代,提高学生语文能力都是作为非常重要的问题被提出,并被一线教师付诸实践。

能力的形成,离不开训练。在那个时代,训练就被提到了相当重要的程度。叶圣陶先生有关语文教育的系列文章或书籍的出版于发表,引发了一线教师语文训练探索的热情。

辽宁省鞍山十五中学的著名语文特级教师欧阳代娜就是典型的一位。她于1979——1991年进行了为期13年的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实验,把中学语文作为一项系统工程进行整体改革,注重学生语文能力的训练。她所创立的训练型体系以全面培养学生听说读写语文能力为基本目的,试图实现初中毕业语文能力基本过关或管用的训练任务。该实验分两条训练主线,四条训练序列,若干个训练项目组成了一个训练系统。

  
一条主线是对学生语言吸收能力的培养;按吸收方式又分成听和读两条训练序列。听的训练序列,组成了13个单元,系统地进行包括注意力、辨音力、审义力、听记力、组合力等听知能力训练。读的训练序列,分为阅读的基本能力训练和阅读的特殊能力训练两项。后一项能力又分为常用文体阅读能力训练,文学作品阅读能力训练和文言文阅读能力训练。

另一条主线是对学生语言表达能力的培养;按表达方式又分成说和写两条训练序列。说的训练序列,组成了14个单元,采用口头作文方式,按照对事物的几种基本表达方式和表达技巧安排训练教程。写的训练序列,组成25个单元,按照审题、立意、选材、表达方法、语言运用的程序编排各册教材,通过各种不同文体的训练使写作基本能力的训练得到多次反复,螺旋式提高,这样便能较好地解决了写作的一般能力和各种文体写作能力训练的结合问题。

学生主体观——学生是接受语文教育的主体教师们认为,学生是受教育的主体,只有在学生的主体作用真正发挥了的时候,他们的语文能力才能真正得到培养,语文教学的效率才能真正得到提高。钱梦龙老师提出了“三主”语文教学观: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训练为主线。突出了学生主体在学习过程中的主体作用。魏书生老师的以学生自主、自治、自律为特征的语文教学和班级管理改革,把学生能力的培养作为教学改革主要目标。

在教育中,学生作为主体,他们的主观能动作用得到充分地发挥,他们的能力就在教和学的进一步推进中,通过不断地建构而形成,而发展。可以说,钱梦龙和魏书生,他们站在了那个时代的语文教学的前列,用他们自己的实践,把学生的主体作用发挥到了应有的程度。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我国的语文教育的黄金期,是一个探索的年代。围绕着语文教学效率提高这一主题,语文教坛百花齐放,百花争鸣。尤其是八十年代,众多的一线教师,他们以自己的行动,在如何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率上,贡献了自己的智慧,推动了语文教育的向前发展。正是因为有了那个时代的“百家争鸣”似的教学改革,才有了后来的语文教育新发展。

有关那个时代语文教育的观念,以上仅仅是列举性的,限于篇幅,不能一一提及。

但是,以语文教学效率提高为主要指向的语文教育探索,上个世纪90年代,遭到了另一种以提高效率为唯一目的的,应试为主导思潮的严重干扰。

我们知道,应试教育是一种急功近利的,以学生在考试中夺取高分为唯一目标的教育。它尽管也把教学效率视为唯一生命,但是,它所追求的效率完全是一种与学生的生命、成长无关的效率,是纯粹的分数教育。它把人的生命,人的成长完全从教育中剥离了出来,以追求学生成绩为唯一导向。可以说,这是对语文教育的一种亵渎,一种伤害。

正如刘正伟教授所说的:“语文教育界致力于工具理性取向及行动实践,以提高语文教学系哦啊率与质量,促进了语文教育的发展和前进;但 由于后来这一取向走向了极端,手段成了目的,甚至成为束缚语文教学及人的思想的工具,遮蔽了语文学科特性及语文学习的特殊性,形成与价值理性队里的状态”。(刘正伟《名家解读:语文教育意蕴篇》序言。刘正伟《名家解读:语文教育意蕴篇》,山东教育出版社20096月版)

效率,作为一种工业化时代的观念,它所适应的是以规模化为特征的,可以准确衡量与计算的操作模式。对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科,以提高效率为核心观念,这只能理解为在当时那种特殊的条件下,人们对在短期内迅速提高语文教学效率的急切心情下的一种追求,一种理想,一种设想。当它遇到了以功利为基本特征的应试教育的时候,特别是在对标准答案的寻求下,就很自然地被侵蚀,被瓦解,最后,竟然完全背弃了以学生正确理解和使用语言文字的能力的培养为目的的根本宗旨,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

以探讨语文教学效率提高为主要目的的语文核心观念的树立,让那个时代的语文教育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但在199837,由全国中语会、人民教育出版社中语室、《中学语文教学》编辑部等单位在北京召开了语文教学座谈会。座谈会上,全国中语会副会长张鸿苓在主持会议时说:“如何提高语文教学效率,一直是语文界关注的中心问题,……但是,语文教学的效率仍然不理想,学生负担很重。”(《中学语文教学》1998年第五期》)这就说明,探索了几十年的提高语文教学效率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语文教学的效率仍然很低。实:际上,要解决语文教学效率不高的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最为迫切的,就是教学内容问题,即语文教学教什么才最有效的问题。虽然那么多的一线教师怀着满腔的热情进行了可贵的探索,编制出了一些有价值的内容体系,积累了一些非常宝贵的经验,但可惜的是,由于教学内容本身的复杂性,以及语文教育教学理论研究的滞后,这个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发表评论